站内导航
  • 彩库宝典
  • 马会图库
  • 全年历史图库
  • 彩库宝典
  • 正版彩图
  • 管家婆彩图大全
  • 九龙图库彩图大全
  • 区域视点
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区域视点 >

    孙玉梅做梦没有想恶运正在向她一步步走来

    2017-10-08 17:32来源:美丽乡村网beautifulcountryside.cn点击:
    孙大力潜逃落网
      
      蔡局长正式逮捕
      
      功夫不负有心人,便衣警察追捕孙大力不辞辛苦,经过十几个省市,查找、摸排、蹲坑、追击。终于在贵州某个县城将犯罪
     
    嫌疑人孙大力抓捕归案。遗憾的是没见到孙玉梅的踪影。公安局领导为了尽快核实蔡局长的问题,在电话里下命令将孙大力火速
     
    押回局里。
      
      公安局审讯室里,接连几天审讯孙大力毫无结果。当刑警把蔡局长从看守所提出来押到公安局审讯室,故意让蔡局长和孙大
     
    力隔着窗子见上一面。当蔡局长看见孙大力脚脖子上带着脚镣,手腕子上带着手铐,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了,秃头上冒出虚汗,
     
    他稍稍故作镇静,思念着老婆孙玉梅哪里去了?难道说老婆失踪真的和孙大力无关?
      
      “蔡春财,你看见了吗?孙大力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我们还是把他抓捕归案了,这回你还想继续瞒下去吗?人家把犯罪事
     
    实说清楚了。”警察说完把蔡春财带到隔壁审讯室,开始正式审讯蔡春财。
      
      这个时候,蔡春财还是啥局长,人事局已经下达通报免去蔡春财局长职务,只等公安局下达逮捕令,他们宣布开除其公职,
     
    开除其党籍。
      
      蔡春财知道大势已去,只要抓回孙大力,真相很快大白于天下,再隐瞒事实只能加重罪行。
      
      “警察同志,我提一个疑问可以不?”蔡春财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可以,说!”
      
      “我老婆失踪和孙大力有关系吗?孙大力抓捕回来,孙玉梅在哪里?”
      
      “你提的问题,正是我们下一步预审孙大力的问题,现在你交待你的犯罪事实。”警察说完把蔡春财的手铐打开。
      
      “好吧!事到如今,我如实交待犯罪事实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蔡春财还算明智,他把孙大力行贿自己受贿的犯罪事实讲得一
     
    清二楚。最后在预审员口供书上签字画押。
      
      那边孙大力心里防线也随之崩溃,他老老实实彻底交待了来到小城四年多的犯罪事实,但是闭口不谈孙玉梅失踪的事。
      
      “孙大力,你这段时间没有和孙玉梅联系?你们没有在一起?我们是掌握证据的,你好好想想,你最近来过小城没有?”警
     
    察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我们没有联系,没有在一起,我离开小城再没有回来过。”孙大力死扛着不松口。
      
      “说的挺死,送你一句话,纸是包不住火的,没有不透风的墙,只要你做了,早晚得露馅。好了,把嫌疑人带下去。”警察
     
    重新给孙大力带上脚镣手铐。
      
      几天后,一个特大消息从贵州某县公安局传到小城公安局,说是在当地郊区一间牛棚里,发现一名奄奄一息的中年妇女,手
     
    脚胶带捆绑,身上有数处刀伤,左脸颊被刀割破,据法医鉴定是他人所为,初步断定是一起绑架勒索案。经当地人民医院积极抢
     
    救,伤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通过询问方知她叫孙玉梅是你们小城人,希望贵局速来我局处理此事。
      
      数日后,小城公安局刑警押着孙玉梅回到县公安局。突击夜审孙玉梅,真相才大白于天下。
      
      那天,孙玉梅坐上孙大力的宝马车一路向西南狂奔。他们的想法是离开温州越远越安全,每到一个地方吃饭休息只呆几天,
     
    很快来到贵州地面,他们不敢在大城市逗留,找到一个小县城,在一家私人旅馆住下来。
      
      俩人每天除了吃、喝、玩乐,就是打牌赌博,这时候的孙大力手中已经没有多少钱,他对孙玉梅除了肉体上的欲望,就是眼
     
    睛盯着她手中的巨款,孙玉梅把蔡局长受贿的钱骗到手,这都是孙大力一手策划的。孙大力暂时不惊动孙玉梅,是因为孙玉梅死
     
    心塌地私奔是有条件的,自己手里的钱归她管,她的钱不撒手,往死里攥着,孙大力想花她一分钱很难。
      
      在私人旅馆居住,开心的日子没有几天,孙玉梅高兴的劲头就云消雾散了,想想在家里宽敞明亮的三室一厅的楼房,舒适软
     
    卧沙发,电脑、电视、电冰箱、电饭煲、应有尽有。看看眼前就像蹲大狱一样,蜗居在只能放一张床的小房间里,晚上像老鼠一
     
    样,待时机放放风。这些日子,孙大力晚上都是一个人出去,有时半夜才回来,最近几天,他竟整夜不归。
      
      “孙大力,你是不是做事有点过了,干嘛整夜不归?你的承诺哪里去了?你别忘了,你是被通缉的逃犯,继续作下去,真离
     
    蹲笆篱子不远啦!”孙玉梅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梅姐,实话告诉你,我手中没钱了,这些日子我在弄钱,你懂吗?在麻将桌上我认识一个小富婆,这女子每次打麻将都给
     
    我掏垫底钱,你看看我又赢了多少钱?”孙大力把钱掏出来在孙玉梅眼前一晃,又紧忙揣回口袋里,嘴里吹着口哨,乐颠颠走了
     
      
      孙玉梅此时想离开这里,手中有钱在哪里不能生活,她想到孩子在读书,正需要钱,她做出决定去孩子读书那个城市,租房
     
    陪孩子读书。孙玉梅做梦没有想到,恶运正在向她一步步走来。
      
      孙大力在麻将桌上彻底栽了,他钻进小富婆设计好的圈套,几锅麻将下来,竟输掉几十万,让孙大力懊悔不已,赌债还不上
     
    走不出麻将屋,没好办法只得把唯一值钱的宝马车抵给债主了事。
      
      事后,富婆和孙大力开房狂欢过后,孙大力才知道所谓小富婆是一个卖淫女,玩麻将那几个人都是她的嫖客,抱着团儿整他
     
    。孙大力敢怒不敢言,窝囊气只得咽下去。
      
      “小妹,我手中没钱了,你知道在当今社会没钱寸步难行。我想做一份道上的生意,你肯帮忙吗?”孙大力眼珠子在眼眶子
     
    里一转,鬼主意来了。
      
      “孙哥,啥生意,还得用我帮忙?”小富婆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好活儿,不用出大力,不用上班下班,有几百万能拿到手。事成给你一百万,你干不?”
      
      “孙哥,有这样差事,我傻子不干?你直说吧,咋干?”孙大力嘴巴贴在小富婆带耳坠的耳朵上叽咕叽咕说了一阵子。
      
      孙玉梅收拾打扮一番,拎起小包包关门要走,正好和孙大力来一个顶头碰。
      
      “啊!梅姐,你这是干啥去?”孙大力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孙大力,从现在开始你离我远点,你走你的阳光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好吗?”
      
      “好!我还是听你的,梅姐来,我给你引荐一下,这是我常常说的贵族女小富婆。”孙玉梅看一眼小富婆觉得恶心,把目光
     
    收回来对孙大力说道:“有好女人富婆陪着,咱不陪了,我马上回老家。”
      
      “回家好啊!梅姐,我送你一程。”三个人来到大街上,孙大力打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,三人钻进车里。
      
      孙玉梅对路况不熟,只能听从孙大力指点,出租车开出几十里地在一个小村落停下来,孙大力付完车钱,司机把车调过头走
     
    了。
      
      也巧,离路边不远有一农户废弃的牛棚,孙大力拉起孙玉梅的手往牛棚方向走,孙玉梅从懵懂中清醒过来。
      
      “孙大力,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啥地方?你还有点人心吗?”孙玉梅厉声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哈哈,孙玉梅,咱们到前面那间茅草房再说。”孙大力和那个小富婆一起连拉带拽把孙玉梅拖进牛棚。
      
      “孙玉梅,我告诉你,你现在不听我的话,我真的让你立马回“老家”,你听着。咱们本没有仇,都是钱惹的祸,想当初我
     
    在温州地面时,没有巴结土地局那个混蛋局长,所有的基建工程没有我的份,被挤出建筑行业。在万般无奈情况下来到小城,我
     
    一改常态,猛劲给国土局蔡局长上货,可是你家老头子贪婪无厌,勒索我好几百万。你说我拿啥还银行贷款,我不跑有啥办法?
     
    我恨死贪官了,不是拿你出气,你把钱倒给我,放你走!”孙大力一口气把肚子里的话讲完。
      
      “钱是你主动给的?还是他勒索的?我说不清。反正我不欠你钱,你有胆量去找他要。”孙玉梅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孙玉梅,你和我说过,老头子的钱都打在你手里的银行卡里。你不要骗我啦!快点把卡拿来,告诉我银行密码,我放你一
     
    条生路。”
      
      “孙大力,你够歹毒的,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,请随便。”孙大力眼神瞅着小富婆一努嘴,富婆心知肚明马上掏出胶带和
     
    孙大力把孙玉梅手脚捆个结实。
      
      “嘴别粘,留着说话。”孙大力告诉小富婆。
      
      “孙玉梅,老实了吧?这里肃静没有人救你,还是乖乖把卡拿出来,密码说出来,咱们还是朋友。”孙玉梅眼睛一闭,无语
     
      
      “小妹,你动手翻兜啊!还等啥?她手捆着呢!咋拿?”孙大力命令小富婆下手。富婆毫不费力在孙玉梅贴身的裤头里摸出
     
    一张银行卡递给孙大力。
      
      “孙玉梅,你看,是这张卡不?密码是多少?说!”孙大力咆哮起来。孙玉梅装聋作哑,不瞅不哼。
      
      “我看你是王八吃秤砣铁心啦!小妹动手!”孙大力一声撕叫。富婆用准备好的水果刀在孙玉梅身上乱戳,疼得孙玉梅不是
     
    好声嚎叫。孙大力怕时间太长,动静太大走漏风声。他示意富婆将孙玉梅杀死走人。富婆看见孙玉梅相貌十分漂亮,岁数大孙大
     
    力十几岁,还和孙大力鬼混这么些年,心里十分嫉妒,一刀刺向孙玉梅左脸颊,毁了漂亮的容貌。看见满脸是血的孙玉梅,富婆
     
    怯手慌张跟着孙大力跑出牛棚。
      
      “小妹,结果没有?”
      
      “吓死我啦!一刀下去,满脸是血,啥人能活呀?快跑吧!”富婆当初以为能拿到一百万,才下的死手。别看孙大力凶,他
     
    还真下不了手,他还是和孙玉梅有感情的。
      
      审讯室里,孙大力看见孙玉梅那一刻惊慌失措,以为遇见鬼了。
      
      孙玉梅没死,孙大力又添一罪,绑架勒索罪,孙大力竹筒子倒豆子,干净利索把绑架孙玉梅的事件讲清楚,小富婆在当地落
     
    网(另案处理)
      
      经过几次公安机关审理,犯罪嫌疑人蔡春财、孙大力、孙玉梅一案,处理如下:
      
      1、开除蔡春财公职、开除党籍,正式逮捕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
      
      2、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孙大力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
      
      3、开除孙玉梅党籍,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孙玉梅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
      
      经过一系列法律程序,最终法院判决如下:
      
      1、蔡春财因犯有受贿罪,数额巨大(人民币八百万)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。
      
      2、孙大力因犯有行贿罪,诈骗罪、绑架勒索罪,判处无期徒刑。
      
      3,孙玉梅因犯有窝藏罪,归案后主动说出持卡人名字,密码。(卡内八百万回归国库)故从轻处理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
     
    3631
      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对你的期待一直持续到明年的梅花再开
    版权所有所有 2016-2017 中国美丽乡村网 主要业务范围:提供乡村最美的六合图库六合彩图库大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