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导航
  • 彩库宝典
  • 马会图库
  • 全年历史图库
  • 彩库宝典
  • 正版彩图
  • 管家婆彩图大全
  • 九龙图库彩图大全
  • 致富创业

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致富创业 >

    你只要努力向前看我想明天更会美好

    2017-10-08 17:31来源:美丽乡村网beautifulcountryside.cn点击:
    同学为玉梅出狱庆贺
      
      玉梅为杨老爹戴重孝
      
      早晨,建国起床,看见娘和晓霞把饭菜做好,急忙吃一口,他要上工地。还没有走出屋子,他手机响了。
      
      “你好,你是杨建国吗?”
      
      “你好,我是杨建国,有事请讲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是公安局的,你的老同学孙玉梅今天办理出狱手续,她委托你办理,能去吗?”
      
      “好的!能去,马上去吗?”
      你只要努力向前看我想明天更会美好
      “是的,最好上午十点前办理完。可以吗?”
      
      “好的,我马上到,谢谢你。”建国说完关了手机,高兴地对娘和晓霞说道:“今天真是个好日子,你们猜啥日子?”
      
      “啥好日子,神神秘秘的,还卖上乖子啦!你不说,我们不听。快上班去吧!”晓霞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今天的好日子,就是我不上班,休息一天,我们去接孙玉梅出狱,牢底终于让她坐穿啦!”
      
      “建国,这是真的吗?”晓霞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这还能有假,我算一下,她坐牢有二年半了,加上减刑半年,不是正好刑期三年吗?出狱!出狱!一天都不想在里面,你
     
    可知道人恢复自由是多么地渴望。娘,晓霞咱们一起走,接老同学去。”建国来到车库马上给王大鹏打电话,让他把老同学召集
     
    在一起,马上去监狱接孙玉梅出狱。
      
      事情来的突然,建国没有时间给徐祥国夫妇打电话,娘和晓霞坐上车,建国开车直奔监狱驶去。
      
      王大鹏开车载着玉霞,秦卫东、张小玲,也向监狱方向驶去。
      
      同学们来到监狱大门口,在接待室等待。
      
      一个官模样的狱警来到接待室问道:“孙玉梅家属是哪一位?”
      
      建国看看晓霞,晓霞示意建国全权代理。
      
      “哦,我是……我是孙玉梅委托的全权代理。有事找我就行。”杨建国马上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好,你随我来。”建国随着狱警向监狱深处走去。估摸一袋烟的功夫,建国和孙玉梅从监狱走出来。大家高兴地围上去,
     
    胖婶一把拽住玉梅的手不放。
      
      “玉梅呀!没有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看见你,我高兴呀!胖婶今天晚上请你吃饭,为你怎么着啦?想起来了,为你接风洗
     
    尘。”
      
      “胖婶,没想到咱们在这个地方见面,我……我孙玉梅没脸面见你老人家。”
      
      “玉梅大姐,咱们光顾说话了,你过来,你托我保管的金耳环带来了,来,我现在给你戴上,这叫物归原主,我心也静啦!
     
    ”晓霞掏出一对金耳环给孙玉梅戴在耳朵上。
      
      “好了,咱们离开这里,上车回家。”建国说道。
      
      车开到孙玉梅家,大家来到楼上,孙玉梅掏出久违的钥匙把门打开,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。
      
      “玉梅大姐,屋子闲置两个伏天,衣物没有人晾晒,怕是发霉了。”玉霞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屋子没人住,时间长了也脏,咱们把卫生做一下,把衣物晾晒起来。”晓霞说完,大家动手,功夫不大,把房间收拾得干
     
    干净净。孙玉梅感动得不知道说啥是好,忙着烧水沏茶,客待大家。
      
      “好了,娘说晚饭咱们去饭店吃,我赞同,走!下楼,去县城最豪华的大酒店,为玉梅大姐接风洗尘,我请客。”建国说道
     
      
      一桌子丰盛酒席摆好了,足足让孙玉梅大开了眼界,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丰盛的酒席,在睡梦中许是梦过几回罢了。梦
     
    幻变为现实,使得孙玉梅异常激动。
      
      “晓霞、建国,咱们虽然是同学,可是走的路不同,你们走的才是阳光大道,我走的却是独木桥,最终路被我堵死了,没有
     
    法子再继续走下去了。我自卑,我悔恨,大家越是对我好,我……我越是无地自容”孙玉梅惭愧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玉梅大姐,不要这么说,你今天已经走出人生的第一步,这是一个好的开端,让我们忘记过去的烦恼,那一页已经翻篇了
     
    。大姐,你只要努力向前看,我想明天更会美好。”晓霞动情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大姐,你不用担心脸上的疤痕,我替你打听过了,这只是一处刀痕,在你这个年龄段经过整容是可以除掉的。我有一个同
     
    事,他的妹妹是省城一家整容医院的整容专家,过些日子我带你去整容好吗?”马玉霞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老妹子,太感谢你啦!好是好,目前我手里没有钱,整容先放一放再说吧!”孙玉梅眼里含着泪花说道。在一旁的胖婶,
     
    听了玉梅的话,心里好难受,一个本来非常漂亮的女人,脸部被毁容对她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呀!爱美之心人人有之,漂亮的孙
     
    玉梅更不列外。
      
      “玉梅,听我的,整容必须做,你放心,我胖婶子,就是少吃少喝,也要拿出钱来帮你这个忙,我一生无儿无女,留钱干嘛
     
    ?我生前多做点好事善事,我走了,大家会想着我,我一辈子则足矣!”大家都用赞许的眼光看着胖婶子,心里也都在想,一个
     
    年过古稀的老人都能献爱心,我们都是集体户老同学有啥不舍的,每个人心里都有数,只是没说。孙玉梅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溢满
     
    的情感,像钱塘江的潮涌一样爆发了。
      
      “胖婶子,晓霞和建国认你干娘,我……我也想认你干娘,你……你还差我一个女儿吗?收留我做你的女儿吧?干娘!好吗
     
    ?”玉梅跪在地上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玉梅,快起来,咱们不兴这个,玉梅咱们起来说话。”胖婶子和玉梅是临座,胖婶起身把玉梅扶起来。
      
      “玉梅,你说的有道理,我哪里差你一个女儿,再多我也喜欢,好!收你做我的女儿,咱们不要那个“干”字,叫娘,好吗
     
    ?”胖婶子爽快幽默地说道。玉梅显得异常兴奋,嘴里不停叨咕着。
      
      “好!好!娘!我有娘啦!”在座的同学们欢快地鼓起掌来。
      
      匆匆岁月,孙玉梅在玉霞、晓霞陪同下,去了省城一家美容院,马玉霞见到她说的整容专家,当天收玉梅入院,做完必要的
     
    各项体检,几天后准备做整容手术。手术的费用是胖婶子,建国夫妇,大鹏夫妇,秦卫东夫妇共同收集的。
      
      手术圆满成功,孙玉梅心情异常高兴,待休息十几日,她就要去省城看望儿子。
      
      天有不测风云,建国的老父亲杨悦光不幸病到了,建国、晓霞,大鹏、玉霞几天来一直在医院陪护老父亲。玉梅知道消息后
     
    ,她找到娘,俩人一起去医院看望建国的老爸。
      
      孙玉梅为了报答同学之恩,她取消看望儿子的计划。一心一意和建国夫妇、大鹏夫妇护理老爸。杨悦光病情很重,玉霞悄悄
     
    告诉姐姐,你公公身体重要器官都衰竭了,随时都有病危的可能。胖婶执意要留在病房照顾老哥哥,建国好心善意劝走娘,让她
     
    回家陪老妈说的点开心的话。
      
      建国和晓霞商量,老爸病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他想把爹病重的消息告诉在外地工作的三个哥哥,以防不测,避免事后落埋
     
    怨。晓霞同意建国的做法,她想到了,在杨氏家族中,建国毕竟是家里老小,父亲病危这是天大的事,咋能不和哥哥们商量呢!
      
      没出几日,大哥建中、二哥建华、三哥建民回到老爸身边。哥仨看见老爸病危,心情十分沉重,这些年没顾过家,让老弟建
     
    国受累了。此时,他们都在自责。
      
      “爸爸,我是建中,我看你来了。老爸,我对不起你,我是家中老大没有在你身边尽孝。
      
      “爸爸,我是你的二儿子,对不起了,我心里有愧啊!”
      
      “老爸,建民回家看你来了。对不起!是当初文革,是你被批斗的阴影束缚我的手脚,我才离开家乡的。请爸爸原谅。”
      
      杨悦光睁开眼睛,看着身边的孩子们,眼泪流出来。
      
      “孩子们,回来好呀!我老了。让我再摸摸你们的脸,好吗?”老爸伸出抖颤的手,哥几个都把头靠近老爸。杨悦光摸着孩
     
    子们的脸,脸上露出笑容。
      
      “我……我知……足……了……建国……晓……霞在……哪……”老爸话没有说完,眼睛永久闭上了。
      
      孩子们痛哭流泪,商议着安葬老爸事宜。孙玉梅拽住建国的手,哭得十分伤心。
      
      “建国弟弟,安葬老爸算我一个,我要给老爸带重孝守灵、送葬。”玉梅大姐哭着说道。
      
      晓霞看见玉梅大姐哭的太伤心,走过去把玉梅搀到一旁,对她说道:“大姐,你的心情我理解,好吧!咱们为老爸出殡做准
     
    备工作去。”
      
      三天头上,建国老爸是正式出殡之日,集体户老同学除高德山没有通知,其余都来参加葬礼。
      
      杨悦光生前的供销社听到革命老干部,老共产党员杨悦光去世的消息,派人送花圈送挽联,上书:杨悦光老先生精神万古不
     
    朽!来人对杨建国说道:“供销社领导决定参加杨老先生葬礼并组织开追悼会,纪念老先生为供销公司做出的巨大贡献。”
      
      建国的老同学们,集资买来花圈摆放在临时搭建的治丧棚户两边,清纱挽葬悬挂在棚户两侧。集体送花圈的还有嘉禾建筑公
     
    司全体员工,还有小城几家建筑公司也都送来了花圈。还有胖婶送的花圈,还有余连财送的花圈,还有孙玉梅以个人名义送的花
     
    圈……。
      
      给杨悦光老先生送葬那天,供销社总经理在追悼会上,高度赞扬了杨悦光一生的光辉业绩,引起与会人的共鸣,大家默默向
     
    老先生致哀。
      
      杨悦光老先生以八十八岁高龄走完一生,在当地属于喜丧,杨氏四兄弟商议后,雇用当地的治丧哀乐队,为老爸送上一程。
      
      杨氏四兄弟和建国媳妇晓霞,人人披麻戴孝,走在送葬队伍最前面。孙玉梅身着重孝服紧跟在后。再后,是王大鹏、余连财
     
    ,玉霞搀扶胖婶,接着是建国老同学……参加送葬的队伍足足有百十号人。
      
      杨家丧事处理完,建国三个哥哥各自回程。娘向建国和晓霞提出一个请求,她要搬出建国家。
      
      “建国,晓霞,我要搬家,离开你们。”
      
      “娘,为啥要搬走?娘,我们待你不周到吗?”晓霞问道。
      
      “孩子,不是,你们想哪里去了?现在我不能陪你们了,你们虽然也是五十岁出头的人,可是你们想没有想到,建国你的妈
     
    妈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,现在她多么孤独,她多么需要有人陪伴啊!你们再三接她住这里,可是她不来呀!只有我搬到老嫂子
     
    家住上一段时间以后,你们再考虑老妈和我落在何处。”
      
      “哦!娘,随你安排,只要你们老人心情好,高兴就是啦!”建国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娘,你去陪我婆婆唠嗑,她心情好了,你们呆腻了,都回我这里来,我们这个家才是你们的家啊!”晓霞说道。3595
      
    版权所有所有 2016-2017 中国美丽乡村网 主要业务范围:提供乡村最美的六合图库六合彩图库大全!